当前位置:新闻首页  看到19例很担心…监测条件又放宽!一线医疗人员忧心资源:这场仗很难打

看到19例很担心…监测条件又放宽!一线医疗人员忧心资源:这场仗很难打-超自然

2020年02月18日 07:54:59 来源:看到19例很担心…监测条件又放宽!一线医疗人员忧心资源:这场仗很难打 编辑:清朝第一位皇帝

看到19例很担心…监测条件又放宽!一线医疗人员忧心资源:这场仗很难打

虽然新冠肺炎在影像上可能有一些特别的表现,但还不足以用来做为诊断的标准,「因此实际执行面上,只能靠接触史的询问,来筛选可能的患者。偏偏只要有无症状的带原者,就会让接触史的询问破功。」原PO指出,现在第一线人员面临的难题,就是接触史不再可靠,所以即使问不出出国旅游史与接触史,还是有可能是病人。

放宽的条件让他直呼,「可想而之,明天开始,台湾的负压病房将会非常缺乏,毕竟这些病人既然要监测通报,医师一定在结果出来前(要验两次),尽量让病人住在负压病房。而医护人力将会非常吃紧(毕竟进出病房穿脱装备都非常耗时)。」

▲新冠肺炎让医护人员都进入备战状态。(图/记者林悦翻摄)

请继续往下阅读... 但新冠肺炎在发烧前就能传染,诊断上又不像流感可以快筛,「唯一能用来诊断的就是问旅游史->抓出疑似的病人->送几家医学中心做PCR」。可是肺炎实在太常见了,光是107年台湾的10大死因,肺炎就排在第3名。

原PO表示,即使疾管局将监测条件放宽,但医护人员都知道,这场仗要打很久、而且很难打,尤其现在还出现病患是没有国外旅游史、也问不到接触史,「要符合第2条件:群聚现象,就代表第一个病人一开始不会被通报(至少第二个才算群聚吧),第3条件:抗生素治疗3日未好转,就代表前2日还不符合通报定义……都会让战线扩大到非常不好处理的程度」,而这也是为什么第一线医护人员看到第19例会担心,因为不知道未来还有多少这类的病人。

▲武汉肺炎日趋严重,台北市民戴口罩防范。(示意图/记者林敬旻摄)

这位网友文中表示,「身为第一线的医疗人员,大学同学的LINE群组都知道事态严重了(我们这一班,刚好在SARS那年,就在医院第一线,小弟当时刚好在急诊)」,说新冠肺炎比SARS难缠的地方,就是新冠肺炎没有SARS「几乎只有在发烧后才有传染力」的罩门,SARS只要用体温监测就能减少病毒传播,而目前台湾防线,都是依此制定。

▲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谈新冠肺炎。(图/记者吕佳贤摄)

接着他贴出疾管家LINE群组给的3点监测条件,包括「14天内有国外旅游史,或曾接触来自国外有发烧或呼吸道症状人士接触史,且医师高度怀疑COVID-19感染之发烧或呼吸道症状个案」、「发烧/呼吸道症状群聚现象者」、「抗生素治疗3日未好转且无明确病因、群聚事件个案或医护人员之肺炎个案」。

看到19例很担心…监测条件又放宽!一线医疗人员忧心资源:这场仗很难打

记者邝郁庭、黄可昀/采访报导新冠肺炎(COVID-19)疫情延烧,有网友在PTT上发文问卦「有多少人没认真看新闻就恐慌?」贴文吸引一位自称第一线的医疗人员,表示现在疾管局将监测条件放宽,忧心台湾医疗资源将会非常非常吃紧,「即使疾管局将监测条件放得如此宽,大家心理也知道,这场仗要打很久了,而且很难打。」

疾管署副署长庄人祥指出,监测条件放宽只是多一层检测,洒下全面的防护网,更谨慎地看待所有就诊病患,「并不代表条件放宽,确诊人数就会跟着变多」,所以医疗人员不必担心负压病床会吃紧的情形,现有的医疗资源相当充足。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