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头条独家】同馀安安拍《Baby》勾起生B事 张继聪险为谢安琪撞开全村车-满清十大刑

【头条独家】同馀安安拍《Baby》勾起生B事 张继聪险为谢安琪撞开全村车 时间:2020年02月17日 11:59:29

【头条独家】同馀安安拍《Baby》勾起生B事 张继聪险为谢安琪撞开全村车

【头条独家】同馀安安拍《Baby》勾起生B事 张继聪险为谢安琪撞开全村车

两人都话拍摄最难忘是勾起不少当日生B的经历,当年首次做爸爸的阿聪,更自爆由于太紧张,差啲出大事,「当年我哋住村屋,夜晚啲车泊好晒,要出车系好困难,太太话穿羊水,我抱去落车,但系揸出嚟好难,我好紧张,谂过将成条村啲车撞开晒佢,返嚟先搞,太太反而叫我慢慢嚟。(阿Kay冷静过你?)系呀,可能自己身体自己知,我系急到咁。」安安姐原来生两胎都一样惊险,「第一胎唔系好稳,要喺床瞓咗3个月,真系好担忧,去洗水间大力啲都惊走咗出嚟冇咗,而第二个就早产,细女初二出世,我初二传统返阿妈度食饭,我食咗3碗饭,半个钟后仲叫阿妈煎糕,阿妈仲话又食?食到塞咗个BB出嚟!点知真系食完半夜作动㖞!我两胎个头都系唔调转,都系要开刀生。」

馀安安和张继聪在刚上映的新戏《Baby复仇记》分别演准嫲嫲和星级男陪月,早已为人父母的他们,在拍摄过程勾起不少生B难忘事,好似安安姐就想起当年初三赤口诞第二胎既搞笑又紧张的情况;而阿聪就大爆当年太太谢安琪(Kay)生囝囝张瞻时穿羊水,住村屋的他紧张到想将全村车撞开揾出路送太太入院,似十足拍动作片劲夸张。撰文:杜淑霞 摄影:李权威 发型:Kelvin Koo hair_salon_hk(馀安安)、Jobbylee@Leighton Aveda(张继聪) 化妆:littlewhite_makeup(馀安安)、PinkyKu(张继聪) 服装:#marinarinaldi#prnetworkhk@marinarinaldiofficial(馀安安)、Issey Miyaki(张继聪) 场地:九龙贝尔特酒店

现实中,安安姐和阿聪虽然冇做嫲嫲和男陪月经验,但两人自身经验对演绎角色都帮到手。安安说:「我做咗外母,其实对新抱同对女婿都一样,会锡仔女嘅另一半,所以我代入会容易啲。」由于现实中没男陪月,阿聪反而觉得更有趣,「我太太第一胎系冇陪月,但真系差好远,特别系太太身体调理方面,我好记得我Book嘅时候佢话3日后先复,因为开工唔会开电话,好似特工咁好专业,我将佢哋份精神放咗入角色度。」

个人专栏

合作专栏

评测

  • 社区感染后可能走向?众推敲「关键时间」:可知有无传人

    ▲武汉肺炎疫情延烧,民众上街大多戴上口罩。(图/ NOWnews 资料照)

  • 社评 | 香港抗疫机制不完善亟待解决

    抗疫就像打仗,而打仗既拚前线士兵英勇,更拚粮草等后勤供给。特区政府为抗疫做了大量工作,大部分医护人员坚守岗位,这些都是有目共睹。但无可否认的是,香港受到医疗物资短缺、隔离营难建及相关法律配套不足等诸多问题的掣肘,影响了抗疫的效率。香港前日难得地没有新增确诊个案,市民心情稍安,但昨日又新增病例。新个案来自太古城,而太古城是本港大型社区之一,加上患者没有外游纪录,没有与已知患者接触的经历,十日已发病求医但初时未能确诊,令人担心是否传染了其他人。一旦疫情在社区爆发,如何隔离大量高风险的接触者更是令人头痛。隔离营严重不足困扰着香港的抗疫努力。最近政府在十八区设立指定诊所及寻找隔离营,均有不少的反对声音,部分指定设施更遭到汽油弹攻击。反对派破坏抗疫,一心「揽炒」,其心可诛,同时也反映香港应对疫情来袭的准备功夫不足,常常是临急抱佛脚,而事前缺少规划及谘询容易授人以柄。也有人批评特区政府为何不早些决定派包机接回滞留在日本「钻石公主号」邮轮上的三百多名港人,以及接回滞留在武汉的二千多名港人。其实还是这个老问题:香港没有足够的隔离营,家居隔离又有风险,巧妇难为无米炊。更不必说,隔离困难是一方面,能不能把人接回来是另一方面。就邮轮事件而言,需要符合日本的检疫制度,对方若不放人,香港想接人也不可能。邮轮上有三千七百人,来自不同地方,相当于小联合国,以美国之强及美日关系之密切,美国客同样被困在邮轮上。说到底,事关外交领域,需要外交斡旋。好在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积极与日方沟通,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亦与日本驻港领事馆接触,包机接回滞留港人才有了可能。医疗装备供不应求也令抗疫捉襟见肘。单说口罩问题,弱势阶层为轮候平价或免费派发的口罩必须起早摸黑,风餐露宿,大排长龙蔚为奇观,何止身心俱疲,更有潜在感染危机。政府全球搜购的方法落后于形势,已经引发不少怨言,而对于部分商家坐地起价发灾难财,民意要求立法规管,政府依然无能为力,这也显示不切实际的「小政府大市场」的管治思维根深柢固,改革说易行难。疫情形势严峻,但香港显然没有做好充足准备。ま五年以来,被世界衞生组织列为「国际关注的公共衞生紧急事件」就有五次,这还不包括ま三年香港沦为沙士重灾区,及九七年香港爆发全球首例人类感染禽流感疫情。可惜事过境迁,好多人就好了伤疤忘记痛,否则不至于今日这般事到临头才仓卒应对。常将有日思无日,莫到无时思有时!疫情总有一天会过去,但政府必须吸取教训,未雨绸缪才能临危不乱,把疫情影响降到最低。


回到顶部
历史故事|世界上最深的洼地|蒋经国的儿子|越战女兵|十大将军排名|封门村灵异事件|世界上最大的火车站|灭绝动物|历史故事